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宁波华美收费合理?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2-11 11:59:24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宁波华美收费合理?,宁波华美医院妇科病治疗?,华美妇女医院流产怎么样,宁波华美妇女医院做打胎,宁波华美妇女医院治人流效果怎么样,宁波华美妇女医院打胎大概多少钱,宁波华美医院做流产多少钱

  “此前中频炉能重新熔炼钢屑钢末,如今这些废钢进入正规的转炉或者电炉,因为密度较低,损耗率很高。”

  河北一家钢厂负责人近日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,扫清中频炉之后,一部分废钢缺少能够消化的炉子。

  与此相伴的是,尽管被征收40%的关税,以轻薄粉碎料为主的中国废钢出口,正在连连创下高点。海关数据显示,继今年4月首次“破万”后,5月份的中国废钢出口量再次激增至8.0345万吨,同比增长954倍,环比增长4.3倍。

  而在此前的一季度,废钢总体出口量尚不足千吨,更早之前,中国废钢的年出口量也不过1000吨左右。

  中国钢铁正在加速进入一个折旧时代:2016年中国废钢资源量已达1.7亿吨。相对于铁矿石冶炼,废钢融化再利用是一种更为节能环保的绿色资源。然而当前中国的废钢炼钢比仅为11%左右,远远低于世界51.6%的平均值。

  究其原因是中国钢铁工艺流程的结构性矛盾:作为废钢消化主力的短流程电炉,其钢产量在中国占比仅为7.3%,远远低于世界平均水平;而高炉-转炉长流程(从铁矿石和焦炭到生铁再到钢材)则长期占据主导地位。这一结构使中国进口了全球65%的铁矿石,却对更绿色的大量废钢利用不足。

  从某种意义上讲,废钢资源的流失正在与国内炼钢工艺的结构调整进行着一场赛跑,在此过程中,转向电炉是废钢冶炼的大方向,而在去产能的背景下,允许电炉等量置换转炉产能成为业界共同的呼声。

  国内外市场价格倒挂

  在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看来,近期废钢出口短期内激增是钢铁行业化解过剩产能的一个结果。

  他在回应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提问时表示,废钢是生产“地条钢”的主要原材料,截至今年6月30日,中国全面取缔了“地条钢”的生产,国内废钢库存量随之大增,短期内供大于求,导致出口需求的增加。

  根据工信部的数据,今年上半年我国共取缔、关停“地条钢”生产企业600多家,涉及产能1.2亿吨,由于地条钢被取缔,释放出6000多万吨废钢资源。

  紧随其后的是,废钢在一段时间内出现明显的供过于求,其中生活废钢、轻薄料等料型价格一落千丈。

  全联冶金商会近日的调查显示,出口的废钢主要是质次的轻薄粉碎料,9.6万吨中占8.1万吨。这些废钢轻薄料价格从2013年1月的2400元/吨,暴跌到今年5月的500至600元,跌幅高达80%。

  高峰表示,国内外市场价格倒挂是废钢出海的一个重要原因,出于对市场的预期,国内废钢价格持续下跌,品质良好的国产废钢更具有价格优势。

  “以5月份为例,5月26日东亚市场废钢的价格为230美元/吨,印度市场的价格是267美元/吨,均高于国内的价格,同期国内废钢有代表性的广州价格是1160元人民币/吨,相当于171美元/吨。”他表示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废钢出口是在被课以重税的基础上实现快速增长的。作为一种绿色环保的优质资源,废钢大量出口是中国不愿看到的景象,为了鼓励回收再利用,中国对废钢出口征收40%的关税,然而,这依然未能阻遏近期废钢出口上涨的趋势。

  这是否意味着优质的废钢资源正在大量流出中国?冶金商会指出,目前出口不足10万吨,预计全年为20多万吨,绝对量比较少,相对于中国一亿多吨的废钢年产生量,不会产生大的影响。

  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冶炼原料处总设计师李晓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,尽管近期废钢出口增速确实很快,但主要是此前基数非常低,而从总量上看,中国仍然是废钢净进口国。

  “从数量上看,现在每月出口量刚刚超过万吨级别,但中国每月进口废钢都在20万吨左右,去年全年进口量是216万吨,前十来年,废钢每年的进口量更是高达上千万吨。”她表示。

  不过,近年来中国废钢进口量在连连下降。中国废钢铁应用协会(下称废钢协会)副秘书长王方杰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提供的一份材料显示,目前废钢进口要缴纳17%的增值税,出口要缴纳40%的关税,这导致国内废钢价格比进口废钢价格低很多,因此作为头号钢铁生产大国的中国,每年废钢进口量仅占全球贸易量的2%,且多为间接进口。

  中国200万吨左右的废钢进口量已远远低于韩国的580万吨和中国台湾地区的320万吨。

  废钢协会建议,在适当的时机和一定的条件下,有步骤、有计划地降低废钢进出口的关税和增值税,鼓励国内企业融入国际市场,保障国内钢铁行业的资源供给。

  钢铁加速折旧

  此次取消中频炉后废钢市场的大幅波动表明,目前中国废钢的供应量已远远超出了市场的预期。

  废钢协会表示,打击“地条钢”以来,大量废钢铁资源出现,超出了大多数钢厂、废钢铁加工企业及业内人士的预期,相关企业和从业人员对行情预判不足,处置失当并遭受了损失。这反映出废钢行业信息统计的渠道和制度有待完善,废钢铁的资源量仍然没有摸清。

  而从中国的钢铁积蓄量来看,未来五到十年,中国的废钢铁资源将持续大量产出。

  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院长李新创指出,2017年中国钢铁蓄积量约78亿吨,预计到2020年前后,中国钢铁积蓄量将达到100多亿吨,废钢资源产量可达到2亿吨。

  由于工业化和基建程度不同,不同于发达国家,中国大量钢铁用于产生废钢较少的基建领域。李晓表示,在此过程中,中国消费领域拆车等社会折旧产生的废钢占比很小,中国的废钢更多来自自产废钢(钢企生产时切头切尾的部分)、加工废钢(螺钉等钢铁加工企业生产后的边角料)、进口废钢(其占比已经低于5%)等渠道。

  不过这一进程已经进入后半阶段,中国钢铁正在加速进入一个折旧时代。

  据中国金属学会理事长翁宇庆介绍,折旧废钢对废钢总量的影响最大,中国的废钢资源丰富程度将在2016-2020年期间快速提升,目前折旧废钢占当年钢产量的比重仅为个位数,但是在2030年有望达到40%。

  面对即将到来的体量巨大的废钢资源,中国急需在去掉中频炉后建立一套高效可持续的消化渠道,同时,废钢再利用的上下游产业也面临变革。

  废钢中的轻薄料、铁刨花等料型此前大都由中频炉来消化,不过现在进入正轨渠道后,这些料型不能直接进入转炉或电炉,而是需要加工成破碎料、压饼才能销售给钢厂,然而国内针对这些料型的装备能力不足,使得这类废钢价格大幅下挫。

  从事废钢回收的一位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,由于卖不上价,此前到小区收废品,宁愿要废报纸,也都不愿意要生活类的废钢废铁。同时,大批基层收购点因亏损停业,有的已经改行,一些地方料型较差的废钢堆积如山。

  李晓表示,轻薄料等废钢体积太大,收回率较低,“加工一吨废钢耗电,加上人工成本至少20元,但是由于价格太低,加工完了之后利润还不到20元,因此废钢加工企业也没有了积极性。”

  她认为,废钢应该有一个价格底线,否则会对废钢回收和加工行业造成沉重打击。“尽管规模不大,废钢也是一个行业,它们活不下去的话就没人来收废钢、加工废钢了,资源量再大也没有用。”

  废钢利用率逐年下降

  实际上,当前的废钢加工有着较高的准入壁垒。李晓介绍,“现在废钢便宜,钢企因为要自用都非常愿意自己做废钢加工,不过它们面临着废钢准入的行业壁垒。”

  为鼓励正规加工企业的发展,截至今年6月底,工信部先后公布了5批符合《废钢铁加工行业准入条件》的企业名单。进入名单的废钢加工企业可以享受增值税退税30%的优惠政策。这是2011年停止废钢优惠政策之后重启的一项新的税收优惠措施。

  此前由于废钢回收企业数量过多,市场格局分散,个别不法商贩乘机虚开虚抵,偷税漏税,而大的正规回收企业却无法形成经营规模,使得废钢资源大量流向“进出不要票”的“地条钢”企业。在此背景下,2011年中国彻底取消了对废钢的多项优惠政策,并对废钢企业按照17%的增值税收税。

  这一年也是钢铁行业原料结构发生改变的重要节点,从2011年开始,废钢采购量大幅减少,钢铁业废钢消耗总量下降,进口铁矿石增加,电炉企业改建高炉,以铁矿石替代废钢,废钢比自此年年刷新历史最低纪录。以铁矿石为主要原料、以高-转长流程为主要方式的中国钢铁行业逐渐成型。

  在中国金属学会冶金技术经济分会秘书长汤毅看来,这样的原料结构并不合理,他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,“我们千里迢迢把矿石从巴西运到中国,用高排放的方式炼钢,现在又以这么低的价格把优质的废钢出口到海外,相当于把污染留在中国,却把好的资源送了出去,这是很痛心的一件事,中国应该大幅提高废钢利用率。”

  当前中国废钢炼钢比仅为11%左右,而全世界的平均值51.6%,一些发达国家如美国,废钢炼钢比已达到70%左右。

  废钢利用不足的另一面,是中国进口了全球65%的铁矿石:2016年,中国铁矿石进口量创下10.24亿吨的记录。中国铁矿石的进口依赖度也连年提升:从1990年的14%,一路上升到2016年的90%左右。

  而废钢协会的数据显示,打击地条钢以来,中频炉相继关闭,到今年3、4月份,主流钢铁企业每月废钢铁社会采购量均同比增加50%左右,目前多数主流企业转炉废钢比已达15%以上。

  该协会表示,今年一季度,废钢铁消耗总量比去年同期增加580万吨,废钢比达到12.58%;年末,废钢铁消耗总量有望突破1.2亿吨,废钢比可达到15%以上。

  电炉钢企迎来转机?

  钢铁的主流生产工艺可分为两种:长流程(从铁矿石和焦炭到生铁再到钢材)和短流程(从废钢到钢材)。目前中国钢铁行业大多数是前者为主,受工艺限制,不可能大量使用废钢,中国急需建立一批以电炉为主的短流程钢厂。

  而上半年中频炉产能的彻底出清,为电炉的发展腾出了巨大的发展空间,随着废钢等资源价格在低位徘徊,中国的电炉迎来前所未有的重大机遇。

  比起以煤为燃料、以铁矿石为主要原料的高炉炼钢,电炉炼钢可大幅度节能、节水,并减少废气、废水、废渣的排放。

  有研究表明,与长流程相比,电炉短流程的废气排放量下降95%、固废排放量下降65%、废水排放量下降33%、总排放量下降61%。

  然而,在李晓看来,中国的电炉钢企一直是一个“弱势群体”。其发展滞后的背后有着成本的考量:由于我国对电炉炼钢的电价没有优惠,在同样条件下,钢铁企业用废钢炼钢比用铁矿石炼钢的成本每吨要高出200-300元;一般而言,当废钢和生铁的价差高于300元/吨时,电炉钢的经济效益才会凸显。

  不过,这个转折点出现在去年10月底,彼时轰轰烈烈的打击“地条钢”的行动拉低了废钢的价格,改变了电炉钢相对于转炉钢的经济效益。截至今年5月19日,生铁和废钢的价差已高达762元/吨。

  在此背景下,大量电炉企业正在投入生产。冶金商会预计,今年电炉钢产量可达8000万吨以上,比2016年增加2000万吨,这可以多消化5000万吨废钢。

  多位受访对象认为,从长期看,提升电炉钢比重必须解决其面临的电价问题。目前,高-转长流程炼钢耗电为150度/吨,而电炉短流程耗电在500度/吨以上。李晓表示,在废钢集中的东南沿海地区,电价普遍都在0.7元/度以上,“这还不算波峰电,就算晚上生产,这么高的电价也使电炉的成本比转炉成本高出许多。”

  一位钢贸商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,不少中西部地区电力资源充沛,这些地方应该进一步放开电价,“很多地方已经出现了电力过剩的现象,发出的电送到东部有非常高的损耗,弃风弃光现象很多,放开电价限制既能减少浪费,也有利于电炉钢的发展。”

  盘桓在电炉面前的,还有去产能背景下的产能置换问题。

  “以内蒙古为例,现在的电价只有两三毛,非常适合发展电炉钢,但是没有新增产能指标,只能买别人的指标,现在内蒙古的产能指标已卖到800元/吨了,100万吨的产能指标就要卖8个亿。”上述钢贸商表示。

  在打击中频炉过程中,相当一部分中频炉企业在转电炉后始终无法投产,其原因是这些企业没有合规的炼钢产能指标用于减量置换。

  业内因此呼吁,对于有条件的转炉企业,在不增加产能的基础上,可以考虑采用电炉等量置换转炉。

  实际上,这种置换也符合大多数钢厂的利益,不妨算一笔账:目前用电炉生产一吨螺纹钢的成本是,购买废钢1600元,炼钢成本800元,而螺纹钢的市场价格为3600元/吨左右,这意味着卖一吨钢螺纹钢税前利润可达1200元左右,这比用转炉生产螺纹钢要划算得多。

  因此很多企业也在悄悄地上电炉,但在去产能的大背景下,这类企业面临着踩到政策红线的风险。

  “可以预见,我国电炉钢会迎来很大的发展机遇,但不可一哄而上,要规范管理,现在亟须制定相关的政策。”冶金系统人士表示。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宁波华美妇女医院收费合理